設為首頁 加入桌面 政府郵局
新聞 甘南 省內 國內 藏區
視聽 歌舞 風光 文化 成就
政務 常委報道集 人事 公告
經濟 資源 招商 農牧 政策
旅游 動態 路線 攻略 游記
文化 服飾 美食 工藝   
專區 新聞發布會 原創圖庫
互動 博客 論壇 網談 微博
藏傳佛教
甘南史話
縣市播報 合作市 碌曲縣 瑪曲縣 舟曲縣 臨潭縣 卓尼縣 迭部縣 夏河縣     人民日報藏語版 央廣藏語廣播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甘南 > 正文  
牧風新詩集《豎起時光的耳朵》出版發行
2020-12-14 17:28:12   來源:甘南日報
點擊:
 

詩集名:《豎起時光的耳朵》

著者:牧風    責編:郭鋒

出版社:中國文聯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0年11月

ISBN  978–7–5190–4396–4

CIP數據核字(2020)第213133號

 

《豎起時光的耳朵》是作者牧風精選新詩創作以來發表在《詩刊》《星星詩刊》《詩歌月刊》《民族文學》《青年作家》等刊物上的80首詩的作品集。這本詩集基本上較全面的反映了作者近十多年來的創作水平和實力。詩集主要內容以農牧融合為背景,把甘南的人文、紅色、自然、生態等多種文化元素以詩意的形式呈現出來,最大限度的表現詩人內心的感悟和靈魂的升華。關注的視野涵蓋了青藏高原多個區域,詩性地映襯出作者游歷青藏高原時的一些生命體驗和靈感追尋,觸角更多地抵達底層民生。同時作者還把目光聚焦到以挖掘甘南境內外歷史文化遺存為題材,靈性的語言再現遠古傳承和滄桑巨變,客觀反映了草原兒女積極向上走進新時代的精神面貌。

目 錄 /Mulu/

遠望枯楊 1

首曲的馬 2

樸素的月光 3

時光里駐足 5

仁青措的愛情 7

愛的獨白 9

格桑盛開 10

落坐故鄉 11

打工謠 13

秋 歌 15

阿角溝暢想 17

一個人的名字 19

靈動的尕海湖 21

扎尕那 22

母親的眼神 24

梅朵措的眼眸 26

回 首 27

寫在紀念冊上 28

可汗山 29

遙望草原 31

對鷹的另一種詮釋 34

!】 35

九月之菊 36

梅卓的牧場 38

八瓣格桑 39

首曲的亮光 41

冬天的頌辭 43

追尋吐谷渾 44

教書速寫 46

我的命根子 47

焚稿祭祖父 48

傾聽你的聲音 50

草原遇見 52

九寨離歌 53

雪落遠山 55

父親的背影 56

又見敦煌 58

一首河西的抒情 60

一路向西 62

車過烏鞘嶺 63

夜走酒泉 65

晨曦嘉峪關 67

沙目之舞 69

心上的冊亨 71

烏拉蓋河 73

月光里沉醉 75

周口店記事 77

中秋吟 79

高吉村的往事 81

茨日那的夜晚 83

崔古倉的糧食 85

臘子口的戰事 86

泉灘邊上的雨 88

洮州的秋天 90

殘 雪 93

最后的冬天——悼念馬慶祿先生 95

羚城行吟 98

古城飛雪 99

羚城印象 101

最后的黃昏——悼念寧文煥先生 103

草原行吟 105

親 人 110

當周溝的午后 111

故鄉在高原 112

守望草原 114

農 事 115

花開茂縣 116

老峨山記 118

一個人的夜晚 120

佇立在雪原上 121

雨后的羚城 122

博峪印象 123

題魯迅銅像 125

光尕村 127

覺乃的傳奇 129

撿拾春色 131

明代的陽光 133

 

附 錄 136

 

詩集詩選

 

追尋吐谷渾

冰封雪飄

探尋的目光在牛頭城遺址環顧

穿越時空

一陣西晉的風彌漫我的眼眸

記憶之閘 訇然洞開

那段歷史透過一片廢墟

傳遞吐谷渾征戰的消息

 

那些暗魂

把根扎在一個名叫洮州的地方

那些殘留的瓦碟

城郭上的殘垣斷壁

時刻在向世人傾訴

北方戰事的慘烈

 

佛的慈悲也沒能阻擋吐谷渾擴張的腳步

在牛頭城 點將臺 洮陽城

吐谷渾的子孫們眼里填滿欲望的藍光

瞬間的狂喜終遮不住大唐征服的號角

一切的榮耀和光環

在蕭蕭狼煙和血雨腥風中 隱藏行跡

在我故鄉的千年崢嶸中 歸于沉寂

 

洮州的秋天

記憶揭開一九三六年的秋天

青稞和土豆喂養的鋼鐵部隊煥然一新

鐮刀和鐵錘的意義將我的眼神

推向一段紅色路途

 

舊事重提 我的內心燃起訴說的欲望

貼近古戰村 三個紅軍戰士的鮮血

喚醒了民眾遲鈍的目光

 

我們年輕的雙手

理應擎起凝聚淚痕和血色的麥穗

將那頁沉重的史詩真誠歌吟

 

槍聲的真正含義是擁抱真理

西北問天 赤熱的洮州播撒紅色種子

追尋的眼眸掠過西鳳山 大灣山

掠過臨潭舊城的一場激戰

 

秋天的情緒與新城隍廟有關

挺拔的白楊 含笑的山丹

一位濃眉厚唇的湖南人激揚文字 指點河山

隨手便可以觸及

每一處關鍵的情節

這些落滿血色的經歷

常攪起內心仰視的風暴

 

我在沉靜中遠望

陽光映照著笑容和掌聲

“斧頭砍開新世紀,鐮刀割斷舊乾坤”

鏗鏘有力的聲音傳播到陜北

 

歲月有情 慧風吹動明亮的眼睛

回望八十年前

古老的臨潭血色凝重

多少艱難的歷程

成千上萬血肉之軀

才換回今天扶花的微笑

萬物沉寂 我于空曠的廣場

手捧革命的經典

禱告那些英年早逝的亡靈

 

 

備注:1936 年 8 月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在朱德等老一輩革命家帶領下經迭部縣,轉戰至甘肅臨潭縣(古稱洮州),召開著名的中共中央西北局洮州會議,成立長征途中第一個紅色政權——洮州蘇維埃政府,并克服一切困難到達陜北。

 

周口店紀事

飛翔七十萬年

等待七十萬年

根還留在龍骨山

 

龍的故鄉

讓我想起人類最初的吶喊

源于手腳的比畫和暗語的交流

 

公元 1929 年 12 月 2 日

注定是裴文中的日子

那個隱藏在周口店龍骨山上的頭蓋骨

被一把小小的鋤頭

揭開神秘的容顏

 

環視周口店遺址

那些被歲月打磨得光滑的獸骨、石塊和木棒

透視著幾十萬年前人類繁衍生息的生動場景

 

火的出現 人類的活動 野獸的出沒

打破了周口店的寂靜

也打破了世界的寂靜

從此直立行走的猿在生存的堅忍里

撞開生命的新紀元

 

明代的陽光

大遷徙 一首軍民西行的悲壯之歌

一冊山河 明初演繹的史話

六百年傳唱 , 不舍晝夜

那片明史渾濁的雪花被我渴求的嘴唇狂吻

那雪花吹醒朱元璋惺忪的眼

揮手間

“洮州,西番門戶,筑城戍守,扼其咽喉”的詔諭

飄落在沐英的書案

他自負的眼神填滿了奢望

 

寧靜得快要窒息的午后

洮州城內 車馬如流 商賈如云

陽光涌進城門

那些滄桑的倦容

發出喃喃低語

是訴說“茶馬互市”的輝煌

還是講述六百年前悲寂而蒼涼的西遷

是聆聽冰冷鐵器的撞擊

還是回味屯兵耕田的祥和

我在翻撿歷史的殘章斷句中不斷拷問自己

 

撫摸那些落滿滄桑的城垣

明代的戰事在記憶的庫存里躍出

沐英和金朝興瞧了瞧殘陽里微微顫動的衛城

目光里流露出凝重

午后的陽光在明將揮動的手指間漸次滑落

迅疾地潛入《洮州廳志》厚重的冊頁中

遙看古城 血淚凝固成的浩大工程

橫亙在世人面前

那斑駁之軀和一雙慧眼

透視著西北遷徙演進的沉重印轍

 

那一襲西湖水的藍飄過眼前

是江南靈動的女子嗎

為何哼著江淮一帶的茉莉花之歌

她閃身而過

幻化成一首首江淮的詞令

縈繞在我的腦際

 

首曲的亮光

一萬次俯瞰首曲黃河

成噸的水滴以語言的方式

亮過沙岸

舒緩的風 撩撥生命最初的目光

錯疊的鳥群 歌唱生存的天堂

 

牦牛如滾動的黑石 堅硬而生動

飲血的天才 啃食羔羊的神

一種目光

更像梅朵的微笑

沒有開篇 沒有結尾

 

牧歌是一種魂 飄蕩在落雪的黃昏

馬匹的精神和骨頭

被颶風咬碎 喂養格桑女子

首曲 生命的亮光

我們是一群暈頭轉向的魚

在你恬靜的臂彎里瘋跑

 

尋夢 用古老的木筒盛起希望的星斗

一種獸的窺視堅持到最后

草原秋天的膚色

讓我想起古老的青銅

琴聲悠揚 如流螢般透亮

與愛情摟肩搭背 向往永恒

 

詩歌的弟兄 絕唱的百靈

手扶神圣的經幡

把昂貴的頭顱埋進歐拉秀瑪

用沉甸甸的行囊 審視靈魂

 

車過烏鞘嶺

三月的飛雪漫過河西的心臟地帶

誰的話語打開了我塵封的記憶之閘

車隊在三月的河西呼嘯而過

空曠 孤寂

 

一種吶喊的欲望急驟上升

打柴溝車隊鳴響的汽笛

劃破遠處寧靜的氣息

烏鞘嶺迅疾地撞入我的眼眸

令我躲閃不及

 

遠山的雪水已經融化

腳步正踩踏著烏鞘嶺往昔陳舊的傷口

心思在倏忽間感覺清新和舒暢

 

在長城口 在天祝以西的高地上

遙遠的烏鞘嶺如一道天然屏障橫亙眼前

心靈為之震顫

我感覺唐突之中呼吸急促 思緒窒息

 

一列火車遠遠地朝駐足的方向呼嘯而來

回聲中傳遞著陰冷和不可逾越的阻隔

我的河西兄弟 此時除去學校門前的積雪

與孩子們融入雪國中

齊誦著毛潤之的《沁園春·雪》

 

崔古倉的糧食

旺藏讓尕的村寨深處

掩藏著小小的崔古倉

糧食 救命的糧食在哪里

這是一種期盼 一種奢望

尋糧的事在繼續

分秒必爭

二十萬斤糧 出現在崔古倉

一個足以讓紅軍震撼的數字

饑餓 困倦 驚喜 淚水

點燃必勝的信念

支撐 強有力的支撐

來自藏鄉兒女的親情

崔古倉 革命艱難歷程上的加油站

消息傳來 潤之緊鎖的眉頭舒展了

崔古倉 楊土司 成為他記憶中最亮麗的名字

 

羚城行吟

羚群已經遠去

草地上的海子已經消失

鋼筋水泥的建筑搶占了自然生靈的位置

一個青藏腹地孤寂的行吟者

在甘南的草地上獨自徘徊

腳手架和焊條的藍色火苗窒息了鮮活的草根

鳥群張大嘴巴 卻呼吸不到維系生命的氧

大地綠色的綢緞 被冰冷的機器吞噬

還我草原 還我草原

一場噩夢中驚醒的我淚眼蒙眬

 

烏拉蓋河

勁風吹過烏拉蓋

巨大的綢緞在陽光下翻動著光澤

把激情掩藏進吹皺的漣漪里

那成噸的水滴

在七月的草海撫摸著牛羊的呼吸

 

那一河清涼劃破了草原的沉默

遠游者把疲憊的心

拋入烏拉蓋天邊舒卷的云里

 

望著哈達在牧場上空飄曳

河邊的草澤中亮起蒙古長調悠揚的旋律

一陣狂風吹動河岸

天邊的烏拉蓋一路奔襲今夜的蒙古高原

向西 再向西

穿越蒼茫的水系和青翠的牧場

那落日的蒼煙映襯草原的純凈和遼闊

草叢間跳出的顆顆晨露

擦亮你的瞳孔 顛覆你的思緒

 

駕一輛古老的勒勒車

貼著河岸尋覓遠古戰馬嘶鳴草原的背影

那八百年前驍勇無敵的鐵木真

正涉過烏拉蓋清澈的河水

把一路豪情帶向強盛的遠方

 

對鷹的另一種詮釋

滿目交錯的鐵影

透視一種居高臨下的神威

一種隱藏的目光 亮出雪叢

銳利而深刻

一種天地的精血 笑傲在歷史的雪原上

此時 我為一種孤獨飛翔的思想

黯然神傷 抑或祈禱一種詭秘的宿命

站立在雪線上的神鷹 完成一種蛻變

 

颯颯作響的風

吹散了鷹翅往昔的沉重

湛藍的天空 誰的玉指捎來三月的雨雪?

誰的靈魂穿透了死亡之壁?

一種揣摩不透的隱語

用巨大的翅羽溫潤了覆蓋著的肉身

 

佇立在雪原上

一個人的冬季在眼眸里悄然綻放

滿目的蕭瑟在草地孤寂地蕩漾

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旅人的執著

背起行囊和信念 孤身穿越川藏線

佇立在雪原上

我的周身被狂雪和蒼涼覆蓋

置身荒野深處 大雪封道的嘎瑪梁

只有鷹隼和死神在叫囂

今冬明春 我會打馬走過高原

完成一個人穿越的夢想

 

最后的冬天

——悼念馬慶祿先生

 

這個冬天 羚城如一塊僵硬的冷鐵

隨意拋灑著凌厲和奇寒

我站在青藏的最深處

穿過羚之街最清冷的地方

仰望那最深沉的目光

那個曾經璀璨在甘南星空的眼眸

 

這個冬天 隱藏著一種凄迷和灰暗

黃昏的羚城 重如翳云 沉如暮鼓

滿目的雪 一片片飛向天國的信箋

遙寄著眾生的思念

最后的一支筆 亮出甘南音樂的光芒

時光在那個最寒冷的夜凝固了

整個草原都凝固了

生命在那一刻停止了

文化館五樓的燈光停止了

那張熟悉的臉 那張智慧的臉

在向揮淚的人群微笑

五十九個歲月堆砌的銅影

懷抱著香浪節的歡騰

懷抱著鍋莊舞優美的旋律

懷抱著民歌的精髓 跨向生命的盡頭

 

這個冬天 陰霾落滿心跡

悲泣之聲湮沒了晨光和暮雪

我的呼喚嗚咽 語言被阻隔在塵世之外

透過一片微光

我只看到先生遠行的背影

執著 真誠 幽默

那個用靈魂耕耘的人已走完全程

 

激情 堅忍 謙遜

那個曾懷揣光芒的人已走完全程

這個冬天 我只能憑借幾滴心血

把你從黃昏的暮靄中招回

這是一次靈魂深處的祭奠

誦經聲在臘月的飛雪中越發沉重

此刻 你深沉而堅毅的目光

就鑲嵌在我略顯單薄的詩句中

此刻 你就是那只翱翔在甘南上空的鷹

正展開音樂的翅膀

用執著的信念呈現民歌的魂

備注:2016 年 1 月 30 日上午驚聞甘南藏族自治州文化館館長馬慶祿去世,連日來心情沉重。馬館長是我州著名作曲家、唯一的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著名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專家,他的去世是甘南藏族自治州文化藝術界的重大損失。

 

方家短評

 

蔣登科 /duanping/

甘南草原在物質和精神的雙向層面上哺育了一批年輕詩人,因此,表達對這片草原的熱愛之情成了他們直接而強烈的情感訴求。

在很多詩人的作品中,草原是生命力的象征。牧風的《瑪曲,生命的亮光》寫出了黃河源頭蓬勃的生命氣息,他在《遙望草原》一詩中也表達了相似的情感:春天將至的時候,積雪融化成春水,給大地的血脈中注入了奔涌的氣息,煥發了生命的活力。而“二月透骨的春風里鳴動的古琴”讓詩人看見了寧靜而柔和的篝火,獲得了美麗的心情。被母親河哺育的游牧民族在甘南草原上浪漫而自由地生活著,正是他們的文化讓黃河“浸透了牧人精神的香魂”,成為草原上“最美的絕唱”。

甘南草原不僅孕育著蓬勃的生命力,而且還是力量和韌性的象征。牧風在《對鷹的另一種詮釋》中寫道:“優秀的圖騰呵沒有留存陰影/也沒有阻隔絕響的回聲/在暴風雨突襲草原的夜空/玉立雪峰扶裹雷電/釋放自由的吶喊”,對“鷹”這種草原上強者形象的贊頌,實際上是對草原人精神的歌唱。牧風的《古城飛雪》《茨日那的夜晚》等詩也充滿了厚重的歷史感。
此外,甘南青年詩人的很多作品都涂抹著一層淡淡的神性色彩,這與地域文化有關,也與詩人觀照生活的方式有關。

 

蔣登科,西南大學教授、著名詩歌評論家。

黃恩鵬 /Duanping/

牧風在《?啤分羞@樣寫牦牛:“那些黑色的閃電/在眼眸里稍作停頓/便隨深秋牧歸的口哨/呼嘯而去。”深秋的草原是冷色調的,詩人的情感,則隨著?撇菰w揚飄蕩。“我的靈魂遺失在哪里/一切都定格在?泣S昏的雨幕中/而我已想不起/前世修行的往事”這幾句,詰問中有生命省覺的力量。

《羚城行吟》,寫遠去的羚,寫消失的海子,寫現代化對大地的搶掠,意在先,讓思想先入為主,是這首詩的特點。
《當周溝的午后》寫一種生命的閑適。這閑適,不是詩人常常寄懷的梅蘭竹菊或風花雪月,而是一只“蟲兒”:“我且做這蟲兒的悠閑/忘卻了塵世的浮躁”,蟲兒是弱小的生命體,這個意象運用得很好,也體現了詩人卑微和自我慰懷之安道守節本態。
《梅卓的牧場》向我們展示了詩人情懷:格桑與卓瑪、月亮與梅卓。主客體的移情、互映,巧妙運用草原特有的詩性元素,凸顯了甘南詩歌地域特色!睹纷康哪翀觥分杏械你皭,“梅卓的愛情就是去年的月亮/甜美中含著憂傷”, 這個句子里用了一個“去年的月亮”的時間態,它的隱句是與“今年的月亮”有何不同。這是詩人有意設伏的一句,或因去年美麗的梅卓沒有出嫁,而“今年”的“深秋”已經到來,詩人隱隱道出了愛的失落。“愛的諾言隨著游牧的聲音沒入鷹老草長”已然難以為藉,這會是怎樣的人生失意?通過月亮,襯托出了詩人的憂傷。
《在草原上守望》寫了許多“地理文本”:黃河、阿尼瑪卿山、阿萬倉、仁青措、西梅朵合塘……這些地理文本都在草原深處,詩人通過神性的抒寫,讓內心“守望”。
如此,地理文本被人的精神接納,就有了存活的可能。
甘南草原,詩人牧風只用百余字便畫出一幅帶著芬芳花香的油畫。牧風詩歌文本短小有力量,有時粗獷凌厲、有時細膩真切,都不失一種大氣與磅礴,寫出了高原的風情種種。從?频桨⒛岈斍,從黃河第一灣到冶木河、郎木寺……描繪并詮釋了生命高原的個性和力量。

 

黃恩鵬,著名散文詩人、文學評論家。

安少龍 /Duanping/

牧風作為一個生于斯、長于斯的藏族詩人,其組詩《遙望草原》從多角度表現了對身處其中的這片遼闊草原及繁衍生息于其上的群落與個體、歷史與宗教、物象與心象的體悟與思考。如《遙望草原》《?啤返仍,便寫出了高原上自然物象的神性氣質與地域的神秘氛圍對一顆世俗心靈永久的震懾與召喚。

當然,除了神圣的事物,還有俗世的情感!睹纷康哪翀觥贰栋税旮裆!,寫出了一種游牧生活方式下的草原上的愛情模式:心上的姑娘是草原上最美的花朵,卻開放在你一時無法抵達的地方,你為此歷經憂傷。你的愛就是用一生去走近她或守候她,這是帶有濃郁的民歌氣息的愛與憂傷。
牧風擅長驅遣大意象來進行宏大抒情,抒發的是一種族群的集體情懷,他的這類詩歌是對草原的另一種表述。他把草原幻化為一個擬人化的巨大意象,“幾滴雪水就蘇醒了甘南/甘南佇立在青藏的脊梁上/在白色火焰的覆蓋下露出笑臉”(《甘南的雪》),這種擬人大多是本土詩人想象的產物,因為它有一種根系相連的熟稔感和親切感。而人文甘南是一個無數側面渾然一體的存在,每一個意象表述一個側面,每一個側面都是一種大寫意,古老、恢宏、遙遠、神秘、柔美。這樣,在他筆下就展開了一幅奔騰恣肆的的甘南人文長卷。但是,這組詩里,
讓我們看到牧風極具個人化的抒情的一面:《秋歌》有些淡淡的憂傷,但都被紛繁的農事景象所化解,這是一個農家少年傷感而美好的農事記憶;《鐘聲》里有一個虔靜的傾聽者,感覺自己“只是一粒塵埃”,能聽到“一千七百年幽靜的聲音”、“微風吹拂的柘樹”的聲音。在安詳的詩句中透露著幾許禪味。

 

安少龍,甘肅民族師院教授、文學評論家。

祁發慧 /Duanping/

牧風在《青藏的春天》 中這樣寫道:“ 清晨,在小小羚城,在錄豆昂村的草坡上,我偶遇晨練的身影和活潑的眼神。沒有聆聽到布谷鳥的歡歌,而青藏的春天已經來臨。”

甘南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合作市,原名黑錯,在藏語中是羚羊出沒之地的意思,所以合作市被當地人稱為羚城,錄豆昂村位于合作市的西山坡,這兩個稱謂都是地方性的。值得玩味的地方在于:對于合作市,詩人選用的是藏語在漢語中的所指——羚城;對于西山坡,詩人選用的是漢語在的藏語中的能指——錄豆昂。在兩種語言能指與所指的交織中,貫通了地方性語言的雜糅現象,特別是在甘南這樣一個少數民族雜居地,族裔語言混用是一種很普遍的現象,毋庸置疑,詩歌中也會留下類似的痕跡。我無意于做語言學方面的詳細考據,我的關注點在于藏族漢語詩人如何將雜糅的地方性語言帶入詩歌話語中,從而在詩歌語言里形成一種間隔的陌生化效果。語言是一種隱匿于思維與無意識狀態之中的內部形式,當它作為工具或者媒介進入詩歌時,是詩人自我內心意識的指涉,是內在思維形式成熟的結果。即是說,在詩歌中藏語與漢語兩種語言能指與所指的混用并非詩人刻意為之,僅是他們本土語言和日常經驗在詩歌中的一般性表述。普遍在詩歌中使用由潛意識帶出來的地方性和族裔性語言,可以視為藏族詩人或其他少數族裔詩人共有的寫作特點。

 

祁發慧,河南大學文藝學博士、文學評論家。

蘇 明 /Duanping/

牧風常常讓詩句與詩句之間產生間隔,從而使語言陌生化。

語言作為一種思維和意識形態借以詩歌表達時會產生無限可能,我們常常說的詩歌語言簡直是一個錯誤,而語言的詩化才是成功的表述。也就是說,在牧風詩歌中藏語語系與漢語語系兩種語言在相互的血液交融中,所指涉的地域事物產生無限不同于其他地域所指的事物。這就是詩歌是重新命名的藝術的特異解釋。

 

蘇明,甘肅詩歌評論和哲學研究學者。

薛 梅 /Duanping/

牧風是甘南的一段清亮的笛音,他將黎明和黑夜一并鳴響,在大寫意的畫布上行云流水;他是甘南一首原生態的歌吟,在豪放高亢中生發抒情的波瀾,他將自己潛入生活,在蒼茫曠遠的草原上觸景留聲。

 

薛梅,詩人、詩歌評論家。

高亞斌 /Duanping/

在甘南草原這片美麗遼闊的土地上,詩人們充當了流浪者和吟唱者的雙重角色,以詩歌的形式,譜寫了一曲曲紙上的牧歌。在他們的筆下,甘南是一片被風吹動的草原,是一座座被藏語命名的雪山,是溫暖的村莊和家園,是紅色墻垣的喇嘛寺……詩人們的形象是“一個在草原上孤寂行吟的歌者”( 牧風《八瓣格!),對它們傾注了一生的熱情,發出了深情而動人的吟唱。

在牧風的詩歌里,浸透著一種哲思。一方面,他們善于把日常生活的情景,上升到哲理的境界;另一方面,他用悲憫和感恩之心來看待世界。藏族詩人們的內心充滿了贊美,其詩篇里涌現的是祈禱之情 , 這種情形,恰如牧風所寫,“伸過轉經樓/用目光擦亮鎦金的銅瓦/乳白色的如意塔和絳紅色的粗布袈裟/驚訝之外使人敬畏”(《拉卜楞寺的黃昏》)。

 

高亞斌,蘭州交通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孫 強 /Duanping/

詩人牧風善于從草原的風景中發現生命的元素,在《首曲的亮光》中,有這樣的詩句 : “牦牛是滾動的黑石/堅硬生動飲血的天才/啃食羔羊的神/一種目光/更像梅朵的微笑/沒有開篇 沒有結尾/牧歌是一種魂 保守在落雪的黃昏/馬匹的精神和骨頭/被颶風咬碎 喂養格桑女子/首曲 生命的亮光/我們是一群暈頭轉向的魚/在你恬靜的臂彎里瘋跑。”牦牛、牧歌、馬匹都被賦予了神奇的精神力量,散發著卓絕的生命氣息,這些最具地域特色的詩歌意象,不僅是詩人主體精神的一種張揚,也彰顯了文化傳統。在另外一首《對鷹的另一種詮釋》中,詩人把鷹看作是自然界的精靈、天人合一的暗示和對一種夢境的向往。雄鷹這一意象不斷出現在詩人們的詩歌中,既與詩人生活的環境有關,也與地域文化中鷹的特殊作用和含義有著密切的關系。生活環境的影響自不必說,文化習俗則影響更為深廣。

 

孫強,西北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文學評論家。

扎西才讓 /Duanping/

詩人牧風,對草原與雪山的感情較之于貢卜扎西,可以說有過而無不及。他在長詩《草原行吟》里有這樣的詩句:“這是西部中國的一首絕唱/在草原腹地 生命撥動著琴弦/奏鳴千年雪域馬幫的喧囂/游動的月亮 照徹瑪曲的天空/空曠 蒼涼/鷹群 羚羊/首曲完美而真實的版畫。”這已不是僅僅在形貌上對草原和雪山進行描繪了,詩人對草原和雪山的視角,已由固定的位置移入整個雪域,因此賦予草原和雪山的精神上的東西,要比常人眼里的草原和雪山多得多。他在借物來抒發一種龐大的精神和寄托。

 

扎西才讓,詩人、甘肅詩歌“八駿”之一。

 

詩人簡介

 

牧風

原名趙凌宏,藏族,藏名東主次力,甘肅甘南人,大學學歷,現任職于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州委宣傳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魯迅文學院第22期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創研班學員,參加第十五屆、第十八屆全國散文詩筆會,曾獲甘肅省第六屆黃河文學獎、甘肅省第五屆少數民族文學獎、首屆玉龍藝術獎及《星星》《詩神》《散文詩》《散文詩世界》舉辦的全國新詩、散文詩賽獎項。已在《詩刊》《民族文學》《青年文學》《星星》《詩歌月刊》《詩潮》《中國詩歌》《中國詩人》《散文詩》《散文詩世界》《飛天》《山東文學》《北方文學》《西部作家》《青年作家》等報紙雜志發表散文詩新詩近五十多萬字,作品入選《中國散文詩一百年大系》《中國散文詩百年經典》《中外散文詩60家》《中國新詩百年精選》《中國百年詩人新詩精選》《中國當代詩人代表作名錄》《新詩百年紀念典藏—全球華人百人詩選》等多種新詩及散文詩權威年選,著有散文詩集《記憶深處的甘南》(內家古人民出版社)、《六個人的青藏》(長江文藝出版社)、《青藏舊時光》(河南大學出版社)。

來源:甘南作家

   編輯:一人一世界
 
追憶•銘記|向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張小娟學習!
追憶•銘記|向全國優秀...
甘南州黨政代表團赴蘭州新區對接相關工作并考察學習
甘南州黨政代表團赴蘭州新區...
 
 甘南要聞
· 牧風新詩集《豎起時光的耳朵》出版發行
· 時代芳華——向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張小娟同志學習文藝?
· 脫貧攻堅的甘南答卷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趙凌云王...
· 甘肅法院:“點、線、面”結合守護黃河上游生態環境
· 卓尼:常態化縱深推進環境革命 全方位依法提升全域顏值
· 合作市全力向環境頑疾發起“冬季攻勢”
· 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州委宣講團報告會在合作...
· 關于加強成都市郫都區中風險區來州返州人員 排查管控工...
· 無償獻血,寒冬亦暖!
· 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殷切囑托 高質量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
· 好消息,醫保個人賬戶余額、繳費記錄等相關信息可以自主...
 
閱讀排行
武警甘南支隊召開宣布命令大會 魏鳳桐宣讀命...
甘南州自然資源局掛牌成立
甘南州科技館展教工程概念設計方案征集公告
俞成輝:群眾工作方法十字經
關于第十五批省級精神文明建設先進集體、先進...
關于對山梅蘭等同志擬晉升職級公示的公告
甘南州黨政代表團赴蘭州新區對接相關工作并考...
夏河:高原羊肚菌種植帶動群眾增收
武警甘南支隊宣布命令大會召開 鄒建雄 ...
甘南州宣傳部長會議召開
市縣新聞聯播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 “脫貧攻堅”系列新聞發布會甘南專場在蘭召開...
甘南圖庫
  • 插箭
    插箭
  • 清晨
    清晨
  • 期待
    期待
  • 不為今生只為來世
    不為今生只為來世
  • 招商信息專區
    · 合作市鹿瑞瑪休閑旅游體驗區建設項目
    · 《洮州情印》舞臺劇項目
    · 甘南州攜84個項目來穗招商引資
    · 強化三種意識 合作市2016年招商引資...
    · 第二十二屆蘭洽會迭部成功簽約7.91億元
    · 甘南州第二十一屆蘭洽會展區獲省上兩...

    Copyright © www.linuxdg.com 2012-2015 中國甘南網
    投稿郵箱:新聞 zggnwxw@163.com 文化 zggnwwh@163.com
    主管:中共甘南州委宣傳部 主辦:中共甘南州委外宣辦 甘南州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技術支持:浡然網絡

    特级无码a级毛片特黄_熟妇人妻无码中文字幕_手机看片av永久免费